我和苏晴大气都不敢喘一口,盯着周雯看。

周雯却没往我们这边看,而是直接一步步地走向卧室门,跟着出去了。

我心里松了口气,确信周雯没发现的。

估计是去撒夜尿。

等周雯的脚步声渐渐离远,苏晴生气地一把推我下床。

她狠狠瞪着我,真想大骂我一顿,但又怕周雯听见。

“快滚。”她小声驱赶。

我当然识趣地溜回沙发。

躺沙发上,我整个人得到很大满足,觉得这样偷情太**了。

所以,我还打算冒这个险。

哪想到,这次真的玩出了火。

那晚七点的样子,老婆觉得头晕,就在卧室睡,苏晴拿着衣服走进冲凉房。

我咽着喉咙,动了歪心思,等她在洗澡的时候,我就轻轻敲门,叫她让我进去。

苏晴吓到了,周雯可是在卧室,很容易发现的。

“你别太过分了。我不会让你进来的。”苏晴态度强硬道。

既然她不肯,我只有使用另一种方法。

那就是,我拿来钥匙,悄悄开了锁。

只见,苏晴正享受花洒的沐浴,我看呆了,她的身材完美呈现,非常地凹凸有致。

苏晴惊慌地转过头,一看到我,不用说非常恼火:“你**,还要不要脸?”

我坏笑起来:“谁叫我那么喜欢你。我们好像没试过鸳鸯浴,要不一起。嘿嘿。”

我关上门,然后脱起衣服。

苏晴恼羞成怒地拽起沐浴露和口盅砸我,喊我快滚。

我才不滚,喜欢这偷情的感觉,衣服脱下后,我就走过去抱着她。

苏晴反抗很激烈,威胁道:“你再这么无赖,我可要喊啦。”

我笑道:“你喊啊,到时周雯知道了,连你也会恨上。”

苏晴身体僵住,没想到我这么死皮赖脸。

突然,门外响起敲门声,周雯的声音传来:“晴儿,你在里面?”

我和苏晴都吓得面如土色。

我暗示苏晴,快回答周雯。

“是的,雯姐,我在洗澡呢。”苏晴故作镇定道。

周雯跟着说:“要不,你出来下,我有点急。海哥不在屋里,你光着身子出来没事的。”

啊,这可咋办好?

一开门,肯定穿帮了。到时,后果不堪设想。

苏晴狠狠瞪我一眼,都怪我自己进来,才闯出这样的祸。

气氛顿时僵持起来,周雯见苏晴还没回应,就催促道:“咋啦,丫头,你倒是说句话啊,我真的很急。”

我和苏晴都心急如焚,苏晴顿时脑子冒出个借口,就支吾着道:“雯姐,我……还不能出来…我……”

“你怎么了?”周雯问道。

苏晴撒谎道:“我在…那个呢。”

周雯竟然听懂了,笑道:“哈哈,你这丫头,是不是几天没在男朋友身边,需要啦?”

苏晴心虚地回应:“还是雯姐了解我。”

我莫名地吃了熊心豹子胆,从苏晴身后搂去,用力揉搓。

苏晴敏感地叫出了声,老婆听到了,反而又哈哈笑道:“丫头,可别过猛咯。那你慢慢搞,我下楼去解决。”

周雯离开后,苏晴生气地推开我,然后给我一巴。

“昨晚都差点穿帮了,你还敢来,刚才要不是我找到借口,我们就死翘翘了。”

“给我出去,再有下次,我就…剪了你。”

她这么说,我那儿吓得缩了缩。

可见,苏晴对我是真的很生气。

我只好走出了冲凉房。

在沙发上等周雯回来,哪想到等了半个多钟,周雯还没回来。

我的心砰砰跳,似乎出大事了。

她可是大着肚子,出行很不方便。

于是,我急忙出门去找。

没想到,担心的事情应验了。只见周雯昏迷在楼梯道,胯下湿透,并带有很多血迹。

她这是流羊水了!

我吓得赶紧抱起她去医院。

幸好,周雯没事。

医生说是进入了待产期,随时可能会生,需要留院观察。

这样,又给我和苏晴制造了机会。

我内心燥热不已,满脑子想着跟苏晴搞暧昧。

上午在冲凉房,我可是发现她那里的伤口好了的。

也就是,我可以跟她干那种事。

而今晚,就是机会!

尼玛,我好挣扎啊,不知不觉就到了深夜,整个屋子静悄悄,我和苏晴孤男寡女共处一室。

那卧室,像有着一股魔力,在呼唤我进去。

“你不是很想得到苏晴吗?这么好的机会,你还再等什么。”

我抓着头发,挣扎半个钟后,被欲望控制了。

老天爷,我向你保证,我得到一次,以后肯定收手了。

怀着这念头,我心安理得地走向卧室。

分享本文:

文章标签:

版权声明:本文除特别说明外均由原创

本文链接: http://qji.cc/1436.html,尊重共享,欢迎转载,请自觉添加本文链接,谢谢!

推荐阅读