周助拿了莫丽娟的证件,后者也不知道自己的证件不见了,反而是骂骂咧咧的说小偷竟然也不给她留一点现金,凌晚晚也不在,接下来她怎么活?

翻遍了家也找不到值钱的东西,现金更是小票居多,加起来也不够吃一餐路边的东西。

莫丽娟恨恨的打开冰箱,发现里面的东西全是生食,最简单的也就是鸡蛋了。

挨到了中午莫丽娟实在饿得不行,才去冰箱拿了两颗鸡蛋丢进锅里用水煮,看着电视一时忘记了时间想起来的时候水早已经煮干了,鸡蛋就更不用说,连壳都炸了。

忍不住莫丽娟去打凌晚晚的电话,却被对方挂断,还是响了两声直接被挂断的。

莫丽娟不由捂着胸口哎哟哎哟的叫着,说养了个白眼狼,当初就应该把她掐死丢进河里,免得这么多年过去跟她作对跟她女儿作对。

晚上凌晚晚主动打电话给莫丽娟,约她在一家咖啡店见面。

刚见面还没等坐下,莫丽娟就朝凌晚晚伸手要钱,理直气壮的道,“今天有人进来抢东西了,家里什么都没有了,我饿了一天,你把身上的现金都给我。”

凌晚晚没动,定定的看着莫丽娟。

这样的人她怎么会以为她真的诚心悔过,甚至打算以后好好的跟着她过日子呢?

凌晚晚觉得自己眼瞎了才会相信莫丽娟的鬼话,好在她一直喊不出口的“妈”到现在仍没对她说过,这样的女人真的枉为母亲。

“我没有义务养你。”凌晚晚淡淡道。

莫丽娟啪的一声重重放下杯子,看着凌晚晚,“我生你养你五年,你没义务养我?”

凌晚晚也不打算跟她客气了,拆穿她口中那仿佛恩泽一样的话,“四年里要不是邻居家的奶奶带我,我到现在还不知道葬在哪片地里!”

莫丽娟年轻时候嗜酒,一喝了酒脾气就上头,对她是动不动就踢打谩骂。

小的时候有邻居林奶奶照顾着,她还算是过得下去,后来林奶奶搬走了,凌晚晚就开始了有上顿没下顿的日子,莫丽娟又时常将她关在黑屋子里。

那时候的日子,如今想起来凌晚晚都忍不住抚去一身因害怕而起的疙瘩。

就是这样的人,现在对她理直气壮的喊着那样的话,她是否因为空口说白话而羞愧凌晚晚不知道,她清楚的知道自己口中的嘲笑。有些事总难以完美。

凌晚晚自打从一个人生活后便深信不疑,她明白企盼得越多,失去的也就越多。

自从失去了养父,从小带着长大的弟弟也被亲生父母找到离开他们,凌晚晚便以为这个世界只剩他的父亲与她相依为命。

然而这一切在父亲去世后被打破,她孤苦无依的生活了几年,小四子宛若从天而降般的出现,让她的生活添了期盼。

莫丽娟打破了这一切的平衡,却又告诉她,她莫丽娟是生养她的母亲,她的以后她必须负责。

凌晚晚问她,你究竟含着什么原因虐待小四子。

她只淡淡的说,“小崽子总看我不爽,我为什么要热脸去贴他的冷屁股。”

凌晚晚直想笑,还真是好笑,一个年过半百的老人去跟一个五岁的小孩计较还如此理直气壮。

出门前凌晚晚自然哄得小四子将莫丽娟对他做的一切问清楚,想到儿子每逢周末和她在家便没有中餐吃,对着电话还得受莫丽娟威胁说吃了凌晚晚的手就禁不住发抖。

话不投机半句多,凌晚晚跟她说,“房子里的东西过几天我会去收拾,我不让报社退房,但您以后的生活我不再负责。”

莫丽娟狠狠一拍桌,“不负责?我生你下来就是这么跟我对付的?”

凌晚晚没跟她多讲,抬手结了账就往外走,莫丽娟想起身追过去,就是一哭二闹三上吊她也要榨干凌晚晚的钱。

先不说怎么挑拨凌晚晚和叶叔扬之间的关系,现在没有钱她怎么帮她的嫣儿?

只是刚站起来还没走两步就被人拦了下来。

周助拦住人,指了指自己那边的位置,绅士的说道,“这位女士不知道我有没有这个荣幸跟你共道午餐?”

莫丽娟见这人就是个奶油小生,心想可能是见自己穿着贵气以为是个金主存着心来探路的。

莫丽娟虽急着去追凌晚晚,但现在看来,也不急这一时,笑了笑跟着周助落了座。

周助举着菜单,哪个贵的点哪个,看得莫丽娟想这小白脸不会想让她结账吧?

“请随意,这顿我买单。”周助为她解惑。

莫丽娟一听立马眉开眼笑,看着周助的眼光多了些暧昧,周助脸上笑着心里就差捧着脸盆大吐狂吐了。

这能当他妈的脸了还做这种娇羞的表情,恶心谁呀!

莫丽娟可不知道周助内心的吐槽,正默默打算怎么骗了这小白脸身上的钱。

说起来莫丽娟也就是个自私自利的人,她回到瀚城无非就是在别的地方住不下了,想回来碰碰运气能不能找到熟人。

可没想到当年的小老板发展到了现在如日中天的企业,而她的女儿就是唐世企业的二小姐。

莫丽娟觉得她女儿的就是她的,听了叶叔扬和唐语嫣曾有过的婚约,却被凌晚晚破坏,她能不急吗?

就算再如何孤陋寡闻,莫丽娟也是知道星维集团的,也正是因为如此,她才打着亲近小四子让他和凌晚晚产生隔阂便宜唐语嫣的。

可没想到小四子这么不配合,莫丽娟也不是个有耐心的,所以才走了威胁这步棋。

但到底还是被凌晚晚看到了,以至于到了现在生活都成困难的境界。

菜很快就送了上来,周助一边聊天一边给莫丽娟下套,他透露自己是某某公司的法人,最近公司需要一个贵妇去撑场面,他觉得莫丽娟十分适合,问莫丽娟有没有时间。

俗话说啊,天下没有免费的馅饼,但莫丽娟可不认同,她觉得拿了馅饼的人最后吃了亏是因为太愚蠢。

这既有钱拿又能出风头的事莫丽娟怎么可能不答应,她假意推辞了一下,周助当然巴巴的凑上去啊。

没一会儿两人便达成共识,莫丽娟只需要出个面留张照片就好。

周助举起酒杯,“祝我们合作愉快。”

戏演的非常好,妥妥按一个赞!

莫丽娟同样举起杯子跟周助对碰了一下,周助笑着说,“安排的时间是越早越好,这样公司能够很快上市,这样一来美丽的女士你得到的金钱会更多。”

“干杯。”

演戏自然得演到杀青,周助将莫丽娟送回住处后便去注册了一个空头公司,法人是用莫丽娟的证件办理,还租了一座办公楼三天待用。

随后周助便去星维要了几个秘书让她们暂时到租的办公楼工作,秦朗手底下看起来比较文明的人则过来当起了职工。

下午如周助所料,莫丽娟要求参观公司工作环境。

周助已经准备好了,怎么会推辞?

挂了电话他便开车去接莫丽娟,而车自然也换了一辆,好让对方觉得自己是财大气粗的金龟。

莫丽娟不是个有钱的,但却懂得看谁是有钱的。

周助下午的车已经够豪华的了,没想到一个下午过去竟然又换了一辆,里边的一切让她爱不释手起来,更加坚定和周助合作的念头。

办公楼处于市中心的商业区,莫丽娟本以为是这其中的随便一座,却没料到是这中间的全开放式的玻璃工作楼。

从一楼到顶楼,全是坚厚的玻璃盖造而成,路人路过能将里面的工作环境一目了然,也正是因为这样完全展开式的办公楼,租金尤其的贵,贵的一些小型公司无法想象。

莫丽娟跟着周助进了电梯,电梯一般是封闭的,可她如今却是清楚的看到下边的景色。

随着高度的增加,行人们渐渐成了小蚂蚁般大小,她惊讶的发现,周助的公司竟然是在顶楼。

“请进。”周助出了电梯做出个邀请的姿势,“欢迎参观我们的公司。”

前台工作人员看到,连忙站起来,“华总。”

周助摆摆手,让她继续工作,然后带着莫丽娟往里边走。

莫丽娟注意到,前台后的墙上印着几个闪闪的大字,那就是周助和她说的公司的名字。

走进去后,正在工作的人纷纷低头做事,丝毫没有因为有人的到来而抬起头去看,“华总,这是明天那块地的竞标邀请,麻烦您在下面的文件上签个字。”职业套装女人公式化的说道。

莫丽娟看了她两眼,想应该是秘书之类的。

周助歉然的冲莫丽娟说,“你先坐一下,我先去做事,或者可以到处看一下。”

莫丽娟欣然应允,等周助一边说着话一边往办公室去后,莫丽娟才去看了看,这一看才发现这里的所有人工作态度十分认真,就连刻意走去前台,那前台工作人员正在打电话,听着像是没有预约的人要求见周助。

“非常抱歉,因为您没有预约我无法替您传达。”

挂了电话,那工作人员朝莫丽娟笑了笑,然后继续低着头工作,没一会儿电话又响了。

只站了几分钟,电话像是连绵不绝的雨滴似的,刚挂断没一会儿就又响了,然后又是一番说对方没有预约不能去见周助的说辞。

到了这,莫丽娟还真以为自己看到了这个公司的前景,就和周助和她说的一样。

最后莫丽娟周助秘书的带领下进了他的办公室,经过的那一道走廊尽头,是秘书台,足有七个人。

“怎么样?对我们公司还满意吗?”周助对她说。

莫丽娟打从心底里笑出来,想起周助之前做的,伸出手,“很高兴我们的合作。”

周助面色自然,心中是一阵嫌弃,看惯了平时商人这样的姿势,突然看到一个学鹿不像马的人就有种想让她不要做的念头,笑了笑他伸手握住她的,“合作愉快。”

莫丽娟回去后,七八个秘书跑过来去问周助的话。

周助斜眼看众人,“都说了叫我华总。”

“周助理你这么屌总裁知道吗?”

“……”

有一群不怕上司的人真是神烦!

分享本文:

文章标签:

版权声明:本文除特别说明外均由原创

本文链接: http://qji.cc/1434.html,尊重共享,欢迎转载,请自觉添加本文链接,谢谢!

推荐阅读