陈江虽然闭着眼睛,但依旧能感受到李洁的迫不及待。

    但陈江也不着急,要是太激动了,反而会让李洁怀疑,所以他只要躺下来享受就行。

    李洁扯开了他的裤子,就觉得十分惊讶,先前看轮廓,就已经觉得不是一般大,现在仔细一看,才发现大得吓人。

    跟他一比,自己老公那点,还能算什么东西。

    所以李洁也有些被吓坏,心想要是把这东西放进去,那还不得爽死才行。

    陈江躺在那里,感受着李洁捧着自己的玩意儿,但她却没有进一步的行动,也不由让陈江感觉很着急,心想她到底还来不来。

    “嫂子,你要跟我玩什么游戏啊?”陈江有些等不下去,就开口问了一句。

    李洁就笑着说:“你别急,嫂子慢慢跟你玩。”

    她说着,陈江就感觉到,有什么柔软的东西,在自己的那里慢慢蹭着。

    接着,又有两片柔软,夹住了他那里,还上下来回蹭着。

    这种刺激的感觉,几乎让陈江浑身发颤,觉得无比刺激。

    陈江也是一愣,心想嫂子难道是在用胸,给自己弄那里吗?

    想到这里,陈江就更加舒坦,闭上眼睛开始享受。

    但就在这个时候,外面忽然传来“砰砰”的敲门声,还很着急,瞬间就把两个人给吓坏了。

    李洁有些惊慌失措,急忙站了起来,冲着外面喊:“是谁啊。”

    “是我,周良!”外面传来了喊声。

    李洁脸色一变,急忙对陈江说:“小江,你先把衣服穿上,我出去看看。”

    她匆匆忙忙地跑了出去,还把门给合了起来。

    看着李洁的妖娆的背影,陈江不由有些懊恼,心想他怎么偏偏这个时候过来,刚好坏了自己的好事。

    但是村子里面,也没有人敢惹周良,因为他是村长的儿子。

    他三十多岁的,还整天游手好闲,就算是已经娶了老婆,还总对别的女人动手动脚。

    虽然村上不少人都对他颇有怨声,但是村长宠着他,谁也拿他没办法。

    陈江提上裤子,走到门边上,朝外面张望着。

    只见李洁刚一开门,周良就把门撞开,跌跌撞撞地走了进来,还醉醺醺地笑着说:“小洁,我过来看你了。”

    看他似乎是喝醉了酒,李洁也不敢碰他,一边往后退,一边说:“都这么晚了,要不你还是先回去吧。”

    “我才不回去,家里家里的母老虎,哪能跟你比。”

    周良坏笑着,一把拽住李洁,就把她给拉进了怀里。

    虽然李洁拼命想要反抗,但是周良的力气大,根本就挣脱不开。

    周良有些得意地笑了笑,似乎是心满意足,又俯下身去,想要强吻李洁的脖子。

    看到这一幕,陈江顿时就扣住了门板,感觉心里有股怒气。

    平日里周良混蛋也就算了,没想到他喝醉了之后,竟然直接找上门来调戏李洁,简直就是禽兽不如。

    李洁反抗不得,只能哭着说:“你别这样,放开我……”

    但周良完全没有怜香惜玉的样子,反而坏笑着说:“臭娘们,还跟我装什么装,老公死那么早,肯定早就想要了吧?”

    李洁还想要说话,但周良已经把她摁倒在桌上,就开始去撕扯她的衣服……

分享本文:

文章标签:

版权声明:本文除特别说明外均由原创

本文链接: http://qji.cc/1429.html,尊重共享,欢迎转载,请自觉添加本文链接,谢谢!

推荐阅读